365体育投注备用开户
政策文件
政法文苑
当前位置:首页 > 政法文苑 > 正文

别蝴蝶胸针的男人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来源:县人民检察院 发布日期:2016/9/20

别蝴蝶胸针的男人

 

/陈超

 

记得那是盛夏的一个下午,坐在这座城市唯一没装空调的5路公交车的右侧门边上,最能感受到太阳火辣辣的妖娆。

火车站时,那堆满站台的满带咸味的人群,让我不的懊悔自己耐心欠佳,等不就上了这辆破车。为了不在光秃秃的火车站广场呆上半个小时,焦闷地等下一班5路车颠来站台上的人推搡着使劲的往上挤着。

最后挤上来的,是一个驮着笨重大麻袋的中年男子,挤到我旁边的时候,挨挨挤挤的满车乘客让他再也没能挪动一步。他定定的站在我座位旁边,左手护着麻袋,右手微举,试图拨弄一下人群,为他的麻袋找个可以安置的地方,但始终没有成功。

斜瞄了一眼中年男子,着那个在地上滚了不止多少回的破麻袋,臆想着刹车时麻袋颠晃着撞击我脑袋的恐怖画面,便忍不住地皱了皱眉,下意识把自己努力地往座位边上挪了又挪,又使劲地把自己蜷了又蜷“喏,放这里”,我用下巴指了指脚下好不容易腾出的一点儿空地,对中年男子说

中年男子看懂了我的示意,边放麻袋边嘿嘿的对我笑着说:“谢谢啊”露出一排不大整齐的玉米色牙齿。讶于他这句憨憨的回谢,我抬头礼貌的回应了一句,同时也不免好奇的对他细细地打量一番:敦厚的个子,黝黑的皮肤,烙了个烟洞的灰色西裤扎一件白色衬衣,像极了CCTV里的潘长江。最惹人眼的还是那枚别在被汗水湿透的白色衬衣上的蝴蝶发卡金色的蝶身上用弹簧连住两对彩色的串珠翅膀,稍稍晃动一下,翅膀就会微微颤起来。

这种发卡我是见过的,以前流行过一阵,但像胸针一样别在一个中年男人的胸前,还是第一次见,因此,我眼神不由得多停驻了几秒。

“嘿嘿,这个是买给我小女儿的”中年男人好似看懂了我的疑惑,继续解释道:“我在外边打工的时候看见城里的姑娘都戴这个。嘿嘿,好买个回来给我女儿,怕放袋子里压坏了,就别在身上。你看,这个翅膀还能动呢说着,中年男人还用他右手粗大厚实的食指轻轻的拨了拨蝴蝶翅膀

望着眼前动的蝴蝶彩翅,再看了看中年男人绽满幸福褶子的脸,在这闷热的5路车上,我第一次舒展眉毛,对他露出会心的一笑:“嗯,是挺好看的”。

“我女儿12岁了,刚考上初中,像她妈,特别爱臭美,拿回去等她下个月开学的时候戴,肯定很高兴......中年男子乐呵呵的跟我说着他的女儿,幸福蔓延在他身上每一个细胞。

到站,下车我在站台上定了定,眼送着5路车渐行渐远。看那驶向城郊的5路车,在午后的骄阳中,折出期盼、团员、幸福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