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体育投注备用开户
政策文件
政法文苑
当前位置:首页 > 长安时评 > 正文

良法是社会进步的有力保障

2016年我市地方立法更加科学化精细化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来源:重庆法制报 发布日期:2017/1/3

2016年,市人大及其常委会继续坚持民主立法、科学立法,立法解决问题,确保法规有效管用,为推进重点领域立法,强化精细化立法,进一步健全完善立法工作机制,统筹协调推进各个立法项目,做好立法立项、起草、修改、审议、宣传等各项工作,市人大常委会审议并表决通过了《重庆市遗体和人体器官捐献条例》、《重庆市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条例》、《重庆市人口与计划生育条例》、《重庆市家庭教育促进条例》、《重庆市港口条例》、《重庆市村镇供水条例》、《重庆市集体合同条例》等法规。

力求质量与效率双提升

今年初,市四届人大四次会议表决通过的我市“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要全面提高地方立法质量,加强重点领域地方立法,完善改革决策与立法决策机制;加强立法协商,扩大公民有序参与立法,完善立法听证制度。

2月25日,市人大常委会举行今年第一次立法工作推进会指出,要贯彻实施我市“十三五”规划,改进立法、推进各个立法项目,找到急需地方立法解决的问题,保障立法有效管用,体现地方特色,并转化为推动改革发展的法治动力。

当时,市人大五年立法规划审议项目已完成15件,占34.1%,另外,调研项目已提请审议并通过2件。2016年立法计划中,有10件审议项目、10件预备项目属于五年立法规划的范畴。

市人大常委会严谨推进法规立项、起草、审议、宣传等关键环节,对每个立法项目,都论证修改、提前介入、严谨审议,实现各个立法阶段、立法环节有序衔接,力求立法质量与效率“双提升”。

2015年的立法计划审议项目中,由市人大常委会主任会议或专委会提议案的占40%。今年,市人大常委会坚持急需先立、成熟优先;坚持立改废并举、慎立多修,深化法规多模式起草方式。在2016年立法计划中,这个比例提升到57.1%,其中,由市人大专工委起草的有6件。

为区县两级人大换届完善立法

3月31日,市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通过了《重庆市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条例》等三个法规案,又打包修改了我市实施全国人大和地方各级人大选举法细则、我市实施全国人大和地方各级人大代表法办法、我市各级人大常委会人事任免工作条例、我市乡镇人大工作条例这四个法规,为今年我市区县、乡镇两级人大换届选举顺利进行提供法治保障。

市人大常委会主任张轩指出,修改这4件法规,把握问题导向,对加强我市区县、乡镇人大工作和建设,特别是对区县、乡镇人大换届选举具有重要意义。

我市各级人大常委会人事任免工作条例完善了有关备案和公告、任免案初审、任前表态发言等规定,新增了街道人大工委主任、副主任、委员由区县人大常委会任免等内容。

我市实施的全国人大和地方各级人大选举法细则增加了公民参选不得接受境外资助、公布当选代表名单等内容。新细则还规定,应公布当选代表名单,代表职务被罢免或辞去代表职务的请求被接受的,相应撤销或终止从代表中产生的职务。

我市实施的全国人大和地方各级人大代表法办法增加了区县和乡镇人大代表小组组建的内容。同时,增加了区县人大代表列席区县人大专委会会议,区县人大专委会办理代表议案,以及市、区县人大常委会和乡镇人大主席团应定期组织本级人大代表,向原选举单位或者原选区选民报告履职情况等规定。

我市乡镇人大工作条例补充完善了乡镇人大主席团在人代会闭会期间的职责,并增加了乡镇人大选举、通过的国家工作人员应宪法宣誓的规定。规定乡镇一般每年举行两次人代会,其中一次会议应听取和审议专项工作报告。

填补大陆家庭教育立法空白

5月27日,市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通过《重庆市家庭教育促进条例》,该条例是创设性的地方性法规,填补了大陆范围内家庭教育没有法律法规的空白。

该条例规定,父母或其他监护人应与未成年子女共同生活、中小学的家长学校每学期应开展两次以上家庭教育活动、幼儿园的家长学校每学期应开展三次以上家庭教育活动、每年5月第三周的星期一为全市家庭教育日等。同时,父母每周至少给孩子打个电话或网上联络,孩子遭遇“棍棒教育”可投诉或报警,如开家长会,父母单位应支持,政府应保障进城务工人员子女就近入学……

终结村镇供水无法可依历史

11月24日,市四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九次会议通过的《重庆市村镇供水条例》,填补了我市没有专门的村镇供水法规的空白,结束了我市村镇供水无法可依的状态。该条例建立了村镇供水经营管理规则,健全了水价确定机制,并规定村镇供水中,小型集中供水工程的水价由政府指导定价或者供用水双方协商定价。

直辖之初,市人大、市政府就将乡镇供水列入了地方性法规立法计划,并形成了初稿,但最终因各方矛盾太大、无法协调而搁置下来。2012年,部分人大代表再次联名提出制定村镇供水法规等方面的建议。2013年,市人大及其常委会开展立法调研,同意将其列为市四届人大常委会五年立法规划。2014年9月,市人大常委会把制定该条例作为“农村饮水安全和山坪塘整治专题询问会议”的重大询问问题之一。之后,13位市人大代表提出相关议案,为此,市人大常委会将其列为2016年立法计划。因此,可以说,该条例是人大代表19年坚持的结果。

1 [2] [3]